2018-12-17 12:30: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日本的“再工业化”政策呈现出在“去工业化”与“再工业化”之间摇摆的“混沌”特征。这不但使日本的“去工业化”和“再工业化”偏离了正确轨道,而且使美国“再工业化”政策的失误在日本被放大,成为日本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面临难以走出泡沫经济崩溃的阴影、产业空心化日益加剧以及日本制造出现质量问题等巨大挑战的共同根源所在。
彩虹喔 在省里协调资金共建40个社区的带动下,全省各级统战部门相继结合实际,动员引导更多的民营企业参与到活动中来。

作者 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孙丽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日本学刊》供参考消息网特稿

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孙丽在《日本学刊》2018年第6期发表《日本的“去工业化”和“再工业化”政策研究》(全文约2.5万字)。

孙丽认为,日本的“去工业化”进程与美国的“再工业化”进程几乎同时起步,美国“再工业化”的雄心壮志及其初期所显现出的良好效果,促使日本开启了模仿美国理念和政策的“再工业化”进程。日本的“再工业化”政策呈现出在“去工业化”与“再工业化”之间摇摆的“混沌”特征。这不但使日本的“去工业化”和“再工业化”偏离了正确轨道,而且使美国“再工业化”政策的失误在日本被放大,成为日本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面临难以走出泡沫经济崩溃的阴影、产业空心化日益加剧以及日本制造出现质量问题等巨大挑战的共同根源所在。

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经济出现了三大引起世界高度关注的现象:一是日本经济至今还没有完全走出泡沫经济崩溃的阴影;二是日本产业空心化进一步加剧;三是随着一系列严重质量问题、造假问题的不断曝光,日本开始从“日本制造等于高质量”的“神坛”跌落下来。从表面上看,这三大现象之间似乎并不相干,但深入分析发现,上述三大现象的出现有共同的根源,即在追随、模仿美国“去工业化”与“再工业化”政策的过程中,日本经济发展战略出现了重大的失误:一方面,日本没有把握好“去工业化”与“再工业化”的精髓,放大了美国“去工业化”与“再工业化”政策的失误,使日本经济陷入泥潭;另一方面,在美国开始大力纠正“去工业化”与“再工业化”进程中的政策失误时,日本仍徘徊于陈旧的理念之中,觉醒迟缓,甚至有不少人坚持认为是“制造业毁灭了日本”,试图使日本在“脱实向虚”的道路上继续前行。日本的经验教训值得正处于工业化进程的中国进行深入研究。

(一) “去工业化”和“再工业化”的内涵及其关系

文章认为,所谓“去工业化”是指一国的经济发展战略、产业结构、投资结构、就业结构等从以制造业为核心转向以服务业为核心,甚至转向以金融业为核心,同时将低端产业和产业价值链中的低端环节向成本更低的国家转移而自身专注于高端产业和产业价值链中附加值较高的环节,使国家经济向“服务化”“金融化”“虚拟化”发展,导致以制造业为核心的实体经济衰落的过程。而所谓“再工业化”是指一国在对“去工业化”纠偏的基础上,采取一系列政策措施,重新确立服务业与制造业的关系,重新确立金融业与制造业的关系,重新确立制造业在国民经济发展中的核心地位,提升制造业国际竞争力的过程。

一方面,“去工业化”是一国产业结构演变的“自然现象”或者说“一般规律”。根据“配第—克拉克定理”,伴随着一国经济的发展和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劳动力首先从第一产业(农业)向第二产业(制造业)转移;当人均收入水平进一步提高时,劳动力便从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商业和服务业)转移。由此也带来了三大产业的地位嬗变:一国经济的发展会出现由第一产业占主导地位到第二产业占主导地位,再到第三产业占主导地位的变化。这种嬗变虽然是一种经验性的结论,但一般被认为是一国产业结构发展进程中的“自然现象”。另一方面,一国经济发展并非是一种完全的“自然现象”过程,而是“自然现象”和“人为政策导向”(产业政策)相叠加的过程,这种“自然现象”和“人为政策导向”的叠加常常使一国的“去工业化”呈现出复杂的特征。例如,片面地理解所谓“一般规律”,人为地过度超前地发展服务业,会使一国经济发展出现“服务化”、“金融化”及“虚拟化”的特征,甚至表现为“投机化”。因此,一国经济发展中“自然现象”和“人为政策导向”的叠加、交互作用,既有可能使其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也有可能使其偏离正确轨道,甚至酿成重大危机。在现实中后一种情况居多,从而使人们重新思考以“配第—克拉克定理”为指导的“去工业化”问题,特别是重新思考如何走“去工业化”道路的一系列问题。“再工业化”政策及其进程,正是对“去工业化”失误的纠偏或矫正。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参考消息网的观点。参考消息网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